屏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屏风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反诈骗暗战厦门奇兵制胜电信诈骗警情环比降三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3 01:57:59 阅读: 来源:屏风类厂家

在和骗子的交手中,警方曾深感力不从心——

“就像一个端着步枪守在战壕里的士兵,面对着从天而降的敌人,你是根本守不住阵地的”。

反诈骗中心成立后,一名警察这样比喻——

“我们已告别小米加步枪,进入合成化、信息化作战的时代。我们现在和犯罪分子进行的是一场高科技条件下的现代战争。”

市反诈骗中心成立后成果显著。

有一个数字,意义非凡:今年八月,厦门市电信诈骗类警情环比下降了31.2%!

从部门角度看,这是刚刚挂牌成立的厦门市反诈骗中心向市民交出的第一份答卷,乳虎啸谷,摄人心魄;

从全市层面看,这是平安厦门建设结出的又一硕果,它为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保驾护航,为美丽厦门建设增光添彩;

从全国高度看,这是在全国虚假信息诈骗案情井喷背景下的一次逆势出击,它让饱受虚假信息诈骗困扰的市民和警方看到了破解顽疾的希望之光。厦门再次以敢闯能试的特区精神,为全国提供了一份务实有效的“厦门蓝本”。

这是一场发生在比特流中的暗战,它悄无声息,却与广大市民息息相关。截至目前,中国人拥有手机超过12.9亿部,福建等省人均拥有量更是超过一部,中国人每月发出近千亿条短信,使用近百BT流量,汹涌的比特流构成了信息社会的基本特征,带来了无穷的机遇,也留下了更多的挑战。以电信诈骗、网络诈骗、信用卡诈骗为基本形态的虚假信息诈骗于本世纪初在中国大陆出现并呈蔓延之势,时至今日,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没有谁的手机是从来没有接到过骗子的诈骗电话的。

于无声处听惊雷。严峻的形势凸显了31.2%这个数字的价值。连日来,厦门日报社抽调旗下各媒体骨干记者组成联合采访组,深入采访公安、银行、通信运营商、案件当事人等,复盘这场反虚假信息诈骗的厦门战役,勾勒出战役发展至今的“战略态势图”和“行军路线图”。我们试图总结初显成效背后的厦门经验,探寻可供借鉴推广的厦门模式,因为这不仅对这场战役的后续发展具有关键性的影响,同样也是担负先行先试使命的特区人的应有职责。

9月11日,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蒙徽到市公安局调研时强调,要不断创新警务机制,提高打击犯罪的能力和水平,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

复盘反虚假信息诈骗的厦门战役,我们看到互联网思维在警务实践中的成功运用。在与被信息化技术“武装到了牙齿”的犯罪分子的博弈中,厦门警方“师夷长技以制夷”,以互联网思维强化理念提升、带动机制创新,促进战法升级,最终实现战力的明显增强。

复盘反虚假信息诈骗的厦门战役,我们看到共同缔造理念在美丽厦门建设中的成功实践。警力有限,民力无穷,面对案情高发的严峻态势,市委市政府做出决策,坚持把反虚假信息诈骗作为一项党政工程、民心工程,建立起党政主导,全市统筹的战略布局。从综治、宣传、公安、银监、通管、民政、财政等各部门到银行、通信运营商等企业再到广大人民群众,都以强烈的主人翁意识参与到这场斗争中,众志成城,群策群力,初步构建出反信息诈骗的恢恢天网。

让我们回到故事的源头,回到这场战役发生前那暗流汹涌的时空环境中去。

迎难而上

诈骗案件高发 形势严峻难题待解

这是一组令人触目惊心的数据:2014年,厦门全市共接虚假信息诈骗报警10178起,涉案金额1.5235亿元,按照厦门市的常住人口计算,相当于每个厦门人去年平均被骗走了近50元钱!

从时间的维度上看,数据同样令人不安:2010年,全市虚假信息诈骗发案5139起;此后,仅用了3年时间,这个数字实现了翻番。2013年,发案数首次突破1万起大关;2014年,尽管警方多方打击防控,诈骗案件依然居高不下。

从空间维度来看,打击虚假信息诈骗,已是一个亟待破解的全国性课题。今年年初,有全国人大代表披露,2014年全国电信诈骗发案40余万起,群众损失107亿元。地处对外开放前沿的厦门,金融、电信业发达,又毗邻几处电信诈骗的重要策源地,特别是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高速流转的比特流和资金流更是将厦门推到了反虚假信息诈骗斗争的风口浪尖,一场战役的大幕徐徐拉开。

毋庸讳言,在和骗子们的第一轮交手中,警方深感力不从心。“就像一个端着步枪守在战壕里的士兵,面对着从天而降的敌人,你是根本守不住阵地的”,一位警察坦言,之前习以为常的战法已经难以应对信息化时代的挑战了。

虚假信息诈骗的秘诀是什么?诈骗案件爆发式增长的背后,存在哪些鲜为人知的秘密?而现行反诈骗手段的弊端又在哪里?厦门警方开始了一次痛苦而深刻的反思与自我更新。

速度快、分工细,是警方找到的答案。随着诈骗手段的不断翻新,诈骗分子也一步步走向专业化、集团化。以去年4月份同安某公司出纳人员被假冒“公检法”骗走1500万元的特大诈骗案为例,诈骗团伙组织严密——专门发诈骗短信和接打电话的“信息组”躲在印度境内;负责转账的“调度组”手握9家银行1300多张银行卡;专司取款的“马仔组”则布点在台湾、韩国、越南等地。1500万元被先后转了七级、涉及1300多张银行卡,只花了42分钟,整个过程环环相扣,天衣无缝。

与之相对的是,应对虚假信息诈骗的链条分散而冗长。一个诈骗号码开始肆虐,警方发出“封号”通报,运营商还要层层审批;一笔老百姓的血汗钱汇进诈骗分子的账户,公安机关请求紧急止付,银行往往却会要求先提供一份份证明。大量宝贵的时间,消耗在所谓的“流程”里,尽管这些“流程”每个孤立起来看都有它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串在一起却在客观上给骗子们留下了可乘之机。

“诈骗团伙高度集成,我们的力量却分散而孤立;诈骗链条简洁而高效,反诈骗的环节却繁琐而冗长。以慢对快、以短击长,这场仗怎么打得赢?”厦门警方一位负责人分析说。

魔道消长,比的就是一个“快”字!如何最大限度地整合力量,减少中间环节,比诈骗嫌疑人更快更高效,成为摆在警方眼前的首要课题。

跨界联动

公安银行通信运营商 多方联合作战

这是一次没有先例的探索,一切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这也是一次浴火重生的涅槃,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改变。

虚假信息诈骗不断进化,但万变不离其宗,两个端口必不可少——一个是信息的端口,一个是资金的端口。把住这两个端口,犯罪分子便无计可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封堵信息,是通讯运营商的事,而截留资金,是银行的业务,都不属于公安管辖的范畴。运营商有顾虑——一些外地诈骗电话号码,尤其是虚拟号码,追踪拦截需要授权;银行也在担忧——虚假信息诈骗使用的银行卡,往往涉及市外甚至省外,作为厦门当地的支行,也必须向上级申请权限,才能对异地卡进行紧急止付。

改变似乎不可能,但改变又必须发生。如何突破种种不可能?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蒙徽明确要求,要把防控诈骗犯罪作为民生工程,以快制快,从源头上进行反制。市长裴金佳现场办公,与公安、金融和通信部门共商对策,形成了建立紧密型跨部门联动协作机制的工作思路。今年初,副市长、市公安局长林锐多次走访我市各大银行,协调反诈骗工作。银行、通信等相关单位积极响应,经过各方努力,一个个技术难关被攻下,一件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一实现。

今年6月,市委市政府统筹指挥,打破部门局限,由分管政法综治和公安工作的市领导牵头,综治、宣传、公安、银监、通管、民政、财政、效能等相关部门组成领导小组,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詹沧洲挂帅,并以市政府名义出台了《厦门市反虚假信息诈骗工作机制》,反虚假信息诈骗工作被提升到市一级的层面;7月1日,一次性投入1800万元组建的市反诈骗中心开始试运行,在市公安局设点,实行“警、银、通”三方合署办公、“一体化”运作,形成了“跨界联动、无缝衔接、以专克专、以快制快”打击防控诈骗犯罪的新格局。

走进市反诈骗中心,犹如置身一个“作战指挥部”。公安、银行、通讯运营商“三大兵种”将桌子搬进同一个办公室,7*24小时作业。这种联合作战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快!

紧急止付快——在诈骗受害者报警的同时,接警员向进驻中心的银行专员发出紧急止付协助指令,骗子的银行账户能被迅速冻结。8月31日,一名公司财务人员在微信上被冒牌老板骗走200万元,反诈骗中心快速反应,历经2.5个小时,紧急止付了36张涉案银行卡,不但追回财务人员被骗的200万元,还意外追回其他受害人被骗的215万元。“过去,光是查那36个涉及不同银行的账户,至少要花一周的时间。没有这种跨界联动、合署办公的机制,完全做不到这么快。”资深反诈骗民警胡建跃对此深有体会,“把钱追回来,让骗子无利可图,反诈骗就成功了大半。”

打击破案快——为了快速有效地打击诈骗团伙,市公安局组建合成作战专班,对虚假信息诈骗进行分析研判。掌握嫌疑人动向后,市公安局特勤大队马上打响“歼灭战”。2个多月来,依托反诈骗中心的分析研判,警方先后抓获28名诈骗嫌疑人,缴获20个车载移动和固定“伪基站”。

防御阻截快——反诈骗中心成立后,建立了两个名单。一个是“黑名单”,针对短时间群发短信、群呼的电话号码进行监控,一旦确认是诈骗电话,马上列入“黑名单”,对其进行屏蔽,建立反诈骗第一防火墙;一个是“白名单”,把经常被“冒牌”的厦门本地党政机关电话最大限度纳入其中,对主叫号码显示为“白名单”本地号码、却由长途关口接入的,经综合研判识别纳入诈骗电话“黑名单”并进行拦截。

观念在改变,从被动式的防御,变为主动式的堵截;模式在改变,从分散式的应对,变为合成式的作业;流程也在改变,从“接警-分派任务-启动调查-发出封号/截留通告-通信商/银行层层请示汇报-启动封号/截留”的繁冗流程,变成了“接处警合一,调查、封号、截留同步”的扁平化作战流程。根据警方统计,7月1日以来,运用反诈骗中心接处警平台快速受理、处置、研判,累计节约工作时间92%以上,打击诈骗、封堵信息、截留资金的效能大幅提高。

“我们已告别小米加步枪,进入合成化、信息化作战的时代。我们现在和犯罪分子进行的是一场高科技条件下的现代战争。”一位警察如此形象地比喻。

群策群力

各单位克服制度难题 探索新机制

这也是一个共同缔造的生动范本。如果说,反诈骗中心就像一条鞭子,打中虚假信息诈骗的“七寸”,那么,公安、银行、通讯运营商就是构成这条“鞭子”的最重要节点。每一个节点都需要进行大胆的探索、制度的创新,甚至可能面临某些利益的牺牲。但是,围绕着平安厦门、美丽厦门的共同目标,每一家单位都牢固树立起家园意识,以强烈的使命和担当,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一家通信运营商的厦门负责人向记者描述了以往封堵诈骗电话的流程:每天上、下午两个时间节点,警方把接到的诈骗报警信息汇总,通过传真、邮件等方式,将涉嫌诈骗的手机号传到运营商安全保卫部门;如果涉及外地的电话号码,本地的通信公司想要封号,还得向上打报告,获得授权——这个过程可长可短,有时甚至可能遥遥无期。

厦门移动公司网络部反诈骗组负责人王爱平介绍说,市反诈骗中心成立之后,厦门移动马上成立了一个专项小组,安排4名员工24小时轮流值班,与警方对接反诈骗信息,“一有涉嫌诈骗的号码被确认,我们马上对本地诈骗电话号码实施强制停机,对外地诈骗电话号码实施主叫拦截,对网络虚拟诈骗电话号码则推送空号音进行封堵”;厦门电信公司也增设了工位执行,制定《虚拟号码处理手册》,不断完善处理手段及处理时效,实现了诈骗号码去话和来话拦截24小时处置。在处置流程上,相关运营商全力缩短诈骗封堵拦截链条,打破原有流程,由上级部门充分授权在本地实现虚拟号码的拦截封堵。“以前是特案才能走绿色通道,现在则是所有案件都当成特案处理。”一家通信运营商的负责人说。

金融部门同样付出了不少努力。要想在发案后极短的时间内将骗子账户内的赃款截留,是一项难度系数颇高的工作——按照银行部门的相关规定,执法办案部门要对他人的账户进行冻结止付,除了出具法律文书之外,还要亲自赶到该卡的开户行去要求冻结止付。抛开制度上的难题,让银行把办公系统迁入警方的办公场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银行的办公系统外迁,就意味着增多一个网点,这要获得监管部门的同意。在反诈骗中心,各家银行实行专人专岗专线工作制度,每家银行至少要三人轮班,这对于“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各银行来说,人力成本负担很大。

“分行没有异地查询、冻结止付的权限。但是,我市各家银行服从大局,积极与总行沟通协调,克服各种困难,积极予以配合。”厦门市银监局副局长梁洁红说。

“只要能够为市民提供服务、不违反政策法规的,我们都会支持。”该局政策法规处副处长张红星介绍说,为了让银行入驻反诈骗中心,银监局多次征求相关银行的意见,联合警方召开多场协调会,了解银行在系统支持、条线管理以及部门之间配合等方面的适应情况,经过多次的讨论后,最终同意各家银行进,和警方合署办公。“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做得到的。”一家银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放在国内其他城市,绝对不会出现不同银行的办公系统出现在同一间办公室里的情况;为了厦门市民钱袋子的安全,在警方、银监以及各家银行的努力下,全国首个银行和警方合署办公的场所,在厦门诞生了。

成本的压力也被克服。“虽然困难很大,但我们应该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这是我们的职责,也是义务。”工行、农行率先表态,在他们的带动下,各主要银行也纷纷跟进。

7月1日起,五家银行、三家通信运营商正式派员进驻设在市公安局的反诈骗中心,50名反诈骗专员实行全天候“一体化”运作。数据显示,反诈骗中心试运行2个多月来,共紧急止付1175起虚假信息诈骗案件,止付金额达1107万元,其中单笔最大金额达到415万元;停机和拦截各类诈骗电话3760个,主动监测、发现疑似诈骗电话号码1679个,向受话用户主动发起防诈骗提醒短信32.2万条;购车退税、订票退款等7大类虚假信息诈骗警情环比下降30.9%。

成绩令人欣喜,警情却依旧不容乐观,初战告捷后很可能面对对手更疯狂的反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场比特流中的暗战并不会停止,甚至可能遭遇新的诈骗形式的“大规模袭击”,但复盘这场初战告捷的厦门战役,我们却从中看到了取胜的门道,更加坚定了必胜的信念。我们很高兴地看到,9月14日,阿里巴巴集团进驻厦门反诈骗中心,反虚假信息诈骗的厦门战役,又将进入新的阶段……

【短评】

积极迎对 主动揽事

如果用一个字来总结反虚假信息诈骗的厦门经验,那就是“变”字。

厦门警方以思维方式转变为抓手,以共同缔造理念引领工作机制之“变”,以互联网思维带动警务模式之“变”。正是一个“变”字,适应了虚假信息诈骗“信息化、集团化、不特定、非接触”的特点,正是警方的善“变”,克制住了犯罪分子的善“变”,初步形成了反虚假信息诈骗的“厦门战法”,“厦门模式”。

厦门警方用一个“变”字,用实际行动告诉世人,善“变”者,是一种使命担当,是勇敢面对创新带来的风险和挑战的体现;善“变”者,是能够审时度势,是准确把握时代发展的脉络的作为;善“变”者,善于借助科技实力,是有效应对新技术革命挑战的行动。

为何能够主动求“变”?

厦门警方在应对虚假信息诈骗的行动中展现出的主动作为精神令人感佩,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人民警察“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的承诺。

面对诈骗案件高发的严峻形势,他们没有严守“本分”,反倒主动“揽事”。按照以往的“规矩”,作为警察,他们只要按部就班接警,调查,破案即可,而对诈骗电话停机是通信运营商的事,冻结犯罪分子银行卡是银行的事,作为警察他们只要告知一下即可,可他们却本着对公民财产高度负责的精神主动作为,牵头组建联动机制,试图为受害人减少哪怕是一分钱的财产损失。

面对探索过程中遇到的重重困难,他们没有知难而退,反倒以开拓创新的精神迎难而上。他们依托现代高科技手段,以快速准确研判为前提,推动各联动单位突破体制机制的重重藩篱,在依法依规的基础上以超常规手段共同打击虚假信息诈骗,甚至不惜主动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风险。

面对犯罪分子层出不穷的诈骗新招,他们拒绝“守株待兔”,反倒未雨绸缪。他们以“大数据”为支撑,科学预判犯罪手段发展的趋势,更在科技强警上狠下功夫,力争料敌机先,快速应对新警情,新威胁。

如果说善“变”是反虚假信息诈骗厦门模式初显成效的原因,那么,主动作为的精神就是推动这一模式诞生、发展、完善的原动力。善“变“的手段是方法论,主动作为的精神是世界观,世界观引领方法论,打击虚假信息诈骗的厦门战役带给我们这样的启示:哪怕在这个信息爆炸,知识快速更新的时代,主动作为的精神仍是我们获得事业成功的传家宝!

北京订做衬衫厂家

北京衬衫定做

订制电焊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