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屏风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亦师亦友忘年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14:57 阅读: 来源:屏风类厂家

亦师亦友忘年情落花微雨光阴荏苒,岁月的长河奔涌向前,不可阻遏。在这匆匆的几十年中,多少的亲朋故交,同窗同事,邻里乡人;多少的温馨庸常事,缠绵悱恻情,惊心动魄时,就如同这岁月长河中翻卷的浪花,一朵朵,一叠叠,一簇簇。有的清晰,有的模糊;有的平淡,有的激昂;有的转瞬而逝,有的却留下不灭的记忆------他并非我学业上的师傅,他学理,我学文,学科界限壁垒森严。但他多才多艺,写得一手漂亮的魏体小楷,人称“老秀才”,这让我好生仰慕;我平素又喜画个花花草草自娱,于是童心未泯的他认为童心犹胜的我“孺子可教”,经常借机指点一二。我半开玩笑说他“好为人师”他认真地说:“非也非也。别人求我为师我还不肯呢。”我听了感动莫名,立时归于他的门下,开口闭口以“师傅”相称。怎么说呢,他是一个非常平凡的老头,从外表上绝看不出高级教师的印迹。我曾经没大没小和他开玩笑,说他身上学科特点体现最突出——浑身上下渗透“椭圆”的精髓:椭圆的慈眉善目的一张脸,椭圆的中间微凸的身材,整天笑呵呵的表情,细声慢气的语调,随和的脾气也容易让人联想到椭圆,就连他写的字,最大特点也是绝无棱角的圆润。相知不深的人会说他没有性格,没有特点,但我知道这就是他最鲜明的个性——和善、内敛。谁说只有飞扬跋扈、锋芒毕露才算有性格?私底下有师生说他“抠门儿”,一个高级教师,一年四季一件灰色夹克,一双现如今都快“绝版”了的军绿胶鞋,真是个葛朗台!他并不在意这些,他说,又舒服,又实用,多好哇。有相熟的同事逗他说:“张老师,都什么时代了,还看黑白电视,省钱留着生崽啊?!”老先生不紧不慢地接道:“留着生子生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嘛,还是省点好啊。再说,你们知道个啥,黑白电视,那才叫养眼呢。哈哈哈------”一幅自得其乐的陶醉样儿。誓把“不修边幅”和“抠门”进行到底。有一次,他神秘地说,给你讲个笑话:昨天我去上课,进了班,我说“上课”、“请坐”然后回顾昨天所讲内容。咦,学生一问三不知,全木呆呆望着我。我真生气了,批评他们,怎么刚讲过的知识都没掌握?!一个学生怯生生站起来说:老师,什么是三角函数,我们没学过啊。哇,怎么会?我定睛一瞧,这教室有些异样,学生也好面生,我赶紧退到门外一看班牌,你猜怎么着?嘿,我少上一层楼!他讲的绘声绘色,让人不觉莞尔。我正独自回味,就见已出门的他又折了回来,叮嘱道:“嘘,千万别传到校长耳朵里。”真是个老顽童啊!又有一次,他看到我笔记本上的签名,来了兴趣,说,你的名字里的“飞”字,有好几种写法哩。说着抓起笔连写了三个形态各异的“飞”字。看着他得意的神态,我忍不住大笑起来,说,孔乙己的茴香豆的“茴”有四种写法,师傅比他还差一种呢。他脸一红,转而说,留着吧,墨宝,墨宝哇。谁曾想,这几个字真成了师傅留给我的最后的手迹!谁曾想,这么一个幽默风趣、与世无争的人,在教育战线兢兢业业工作了一辈子,刚刚退休就永远离我们而去了。他曾经畅想退休后的生活,要去老年大学进修书法,这也永不能够了!他就是我们三中老一辈数学教师,一辈子辛劳却不懂享受的张广龄老师。

愿张老师安息!

SEO搜索优化推广

高端网站定制

业务系统定制开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