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屏风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通灵警探115-【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2:43 阅读: 来源:屏风类厂家

S市星巴克咖啡厅内。

我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男子,伸出了手笑着说道:“鄙人白飞,是一名警察。你好,陈先生。”

陈宇有些慌乱的将手中的咖啡放下,慌忙伸出了手来:“你好你好。白警官,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够帮忙的?”

我盯着他的眼睛,缓缓的问道:“韩林死了这件事,你知道吗?”

陈宇一脸悲痛的点了点头:“今天早上已经有人告诉过我了。阿林是我在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可现在...唉。”说罢拿出了手帕擦了擦眼角,又放在了桌上。

“那么你知道谁有可能杀他吗?他在学校里有没有跟别人结过仇?”吴子明紧接着问道。

陈宇为难的看着我们两个,良久才苦笑一声:“讲死人的坏话,似乎是犯忌讳的。但是讲真,阿林这个人平常就不怎么讨人喜欢,他太嚣张了,但是仗着家里有钱,他爸爸在这一片又有些势力,所以一般没人敢惹他,大伙就算骂他也只会背着他偷偷地骂。他的死很意外,但也很正常,可能这次终于有哪个人忍不下去了吧。”

我看着陈宇,忽的轻声笑了笑:“陈先生,你好像忘了。韩林是死在地下室内,死前他还在玩笔仙游戏。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是一宗谋杀案而不是笔仙杀人呢?还有,我记得三年前的那起案件,你好像是一直说有鬼,怎么这次改了口呢?”

陈宇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豆大般的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我则在一旁冷眼看着他。下一刻,我笑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把三年前发生的事情再跟我说一遍?”

陈宇结结巴巴的张开了嘴,慢慢说了起来,三四句话后,他的吐字速度已经正常了,甚至越来越流畅,竟然给人以一种背课本的感觉。除了前面几句,他接下来说的竟然与三年前的那份口供一模一样。看来鱼儿已经咬钩了。

等他说完之后,我才说道:“陈先生,我知道三年前那件事对你刺激很大,在这里我也不强求你对我说那件事的经过,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尽快提供给我整件事的过程。好了,没事的话你可以先走了。”

陈宇有些欣喜的站了起来,连声道谢,直冲冲的往外走去,连桌子上的手帕都忘了拿。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目光也不由的变冷了起来。

桌上的手帕,比沙漠还要干。

走出咖啡店后,吴子明满意的拍着肚子,“老大,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去找那个陈晓红了?”

我点了点头:“没错。看来这次破案的关键,就在于他们两个身上了。”

“可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他们两个真的就这么重要?”

“当然!小明,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今日中因,明日得果。三年前的那起案件,韩林恐怕不是凶手也是帮凶,不然为何别人偏偏找上了他?还有这个陈宇,他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见他胸口处的那个工作铭牌了吗?阳光企业,这不就是韩林他父亲的公司么!

三年前笔仙游戏中,一个人死了,三个人被吓到了。可有趣的是,那三个被吓到的人中,一个半年过后重新上学了,继续浪荡;一个虽然退学,没学历没本事竟然当上了人事部经理;还有一个女孩一直窝在家里,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吸了一口烟,恶狠狠的说道:“这里面一定有肮脏的PY交易!”

....

陈晓红家里,我看着四周摆设精巧的挂饰,不由得赞叹道:“好漂亮!”陈晓红的妈妈递给我了一杯茶,闻言勉强笑了笑。坐在我眼前的陈晓红则是一语不发。事实上,自从她一知道我是警察后,这个女孩子的嘴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紧紧的闭上了。

陈晓红是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女孩子,也就是那种0回头率的女孩子。可就是这个看似简单的女孩子,却是出乎意料的倔强,低着头无神的看着地面,连个表情都不给我。无奈下我只好跟她的母亲聊开了家常,想从侧面推敲一下。

然而陈母对我们两个似乎也不是多么欢迎,我问一句,她答一句,吝啬到一句话都不多说。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僵局。终于,在失去了耐性后,我将一张纸缓缓地推到了陈晓红的面前。

那是一张很普通的白纸,但那上面写满了字:“我错了”“我错了”....无数个字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字或大或小,潦草不堪。看得出写字的人很匆忙,或者说...很恐惧。

陈晓红的瞳孔收缩了下,把身子往她母亲的方向靠了靠。我问道:“陈小姐,还记得这张纸吗?我提示一下,三年前的那天晚上,你们就是用的这种纸玩的笔仙游戏,现在你有印象了吗?”

陈晓红充耳不闻,只是整个身子却抖得更厉害了,豆大般的泪珠跌落在了茶几上。

“够了!”陈母一声怒吼,像是头发了怒的母狮:“白警官,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我女儿的生活再为此受到打扰!如果你执意要问的话,那就立刻给我滚出去!快一点!”

我皱起了眉头,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陈晓红,死死的注视着那双惊慌的眼睛:“陈小姐,你还记得王琳吗?三年前,她可是你最好的朋友!现在韩林已经死了,曾经威胁你的人已经不存在了,可是你现在更危险了!告诉我,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母见状,张牙舞爪的朝我跟吴子明扑来,指甲在我手上划了几道,使劲的把我们两个推向外面:“滚!都给我滚!”我跟吴子明不好强留,只得向外退去。

“妈,好了。不要在这样了。”陈晓红的声音传了过来:“是时候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这些年来我好痛苦...”陈母不可思议的停了下来,转过头去看着陈晓红,泪流满面。

“白警官,三年前的那场笔仙游戏,根本就是个笑话而已...是韩林跟陈宇这两个王八蛋!他们明面上说要玩笔仙游戏,实际..实际上却是借着玩游戏的名义强占我跟小琳!什么笔仙游戏,都是骗人的!

那天我跟小琳刚走到地下室就觉得不对,因为那个地下室里根本就是什么游戏道具都没有,有的只是两个混蛋!这两个混蛋一见我们进来就一脸淫笑的扑了过来,还说着一些下流的话。想强迫小琳...小琳很害怕,却也很愤怒,她一个劲的骂着韩林和陈宇,我上去帮忙却被陈宇踹倒在了地上,最后把他们被小琳惹恼了,然后我就看见..看见小琳活生生的被掐死了!”

陈晓红抱着胳膊痛哭出声:“事后陈宇威胁我说如果我敢说出去韩林就会找人把我杀了,还要让我爸妈陪我一起死...我害怕,就没敢跟别人说,还有,韩林在事后给了我20w..”

听到这我已经出离了愤怒了,但是我却无权责备眼前的这个女孩。

怪她懦弱不敢跟警察报案?可是她一个女孩子能坐到什么地步,新闻、电视上那些报道已经导致太多太多的人对这种事敬而远之了;就拿老人倒地路人扶不扶这件事来说,08年,一个老太太被扶起来,富了;后来,千千万万个老人倒在地上,死了。

我确实没理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指着这个女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受害者。

“这件事,当时有几个人知道?”我竭力控制这自己的声线,防止他听上去过于吓人。

“就我们四...三个,没别人。”

“那你觉得韩林的死可能会是谁干的?陈宇有可能吗?”

这个女孩子忽然睁大了眼睛,脸色苍白的说道:“王琳。”

“什么?”我不解的问道。死人杀人?

“啊啊啊啊!王琳!是王琳!”陈晓红疯了似的,指着前方大声喊着,身体像是喝醉了般左右晃着。顺着陈晓红手指的方向,我向后看去,门外裙角飞扬。

攻城掠地无限金币

颤抖吧三国单机版

lovelive!学园偶像祭

仙界传2破解版

相关阅读